投融资咨询 | 基金防伪验证 | 团队防伪验证 | ENGLISH

单祥双:未来十年将进入机器人时代

来源:华夏时报  时间:2017-5-15  点击:939

华夏时报记者 金水 北京报道

喜欢诗和远方,不在意眼前的苟且。中科招商董事长兼总裁单祥双是一位有情怀的投资家和企业家,一直坚持执着的信念,不妥协于现实。

中科招商2016年年报业绩利润大幅下滑,一家管理300多亿基金的老牌PE公司利润才1000多万,这给单祥双带来很大的压力。但是,他坚信蹲下是为了新的起跑。据清科统计的前十大创投机构中,只有红杉资本、IDG和真格基金历年累计投资超过300个项目;而中科招商仅2016年就完成312个创业项目的投资。面对市场的潮起潮落和前行道路的曲折,单祥双带领中科招商始终保持着一种战略定力,创新渠道和路径,开启规模化播种。

战略、布局和创新是中科招商能够成功走到今天制胜的法宝。单祥双从创办中科招商之初就把战略融入到企业的使命,正因为有这种使命,中科招商才始终关注国家大势,市场大势和金融大势,顺大势而成大事。正是得益于此,每次中科招商都能抓住重大战略机遇。

第一次是创业板开板,三年之内中科招商成立基金超过100只;第二次是新三板开板,中科招商率先登陆,定增被疯抢,两个月时间融资上百亿;第三次是2015年股灾期间,中科招商响应国家号召逆势阳光举牌,最成功的案例是举牌的鼎泰新材完成了顺丰控股产业整合上市,后来,中科招商大规模削减证券投资,但总体举牌收益还是不错。投资就是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胆子大一点,在别人贪婪的时候心怀敬畏。

单祥双判断未来十年中科招商的机遇在于产业转型升级、双创和国际化,从2015年以来一直深度布局这三大领域,才有2016年爆发式增长,完成创投项目超过300个。中科招商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使命定位于服务国家战略、服务区域经济和双创。

“未来十年大智能+将重塑所有产业,机器人将取代手机成为人类工作和生活最倚重的伙伴,机器人时代可能超越以往包括工业时代、信息时代和互联网时代在内的任何时代。”单祥双接受《华夏时报》独家专访时,对未来十年产业和投资趋势做出了判断。

成功三要素:项目、人才、资金

《华夏时报》:创业投资、产业转型升级和国际化是中科招商的三个方向,你提到过不能只摘苹果,还要种树,PE公司做创投早期项目是向上游渗透,但你们和大学搞创业教育,你认为未来会达到预期的收获吗?

单祥双:创业项目、人才和资金是中科招商布局的重点。中科招商与100多所大学签订创业大学培训计划,培养创业创新人才,也就获得了高校的高科技项目。按照美国的统计数据,在校大学生创业比例是百分之五,即便中国按照万分之五计算,一所万人规模大学每年有5个项目诞生,100多所大学每年就有500多个项目。三五年之内中科招商合作大学将达到五百家,那时候,每年会有两千多个高科技创业项目产生,我们可以从容精选优质的项目和人才团队投资培育。

现在,地方政府和大学都要求我们在当地设立创投基金,每所大学少了说设立2亿元的创投基金,如果顺利的话,今年100所大学就会到账创投基金200亿元,立刻就成为最大规模的创投基金。中科招商经过16年的发展,管理基金规模才300多亿元,如果一个高校设立5亿元的创投基金,今年100所高校创投基金规模就会达到500亿。未来我们的目标是覆盖500所大学,创投基金规模会更大,我们的创业资本会彻底打开。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成就,中科招商的创业投资有了源源不断的项目、人才和资金,就会出现爆发式增长。

《华夏时报》:你们选择了与众不同的创业投资路径,可能诞生中国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看来策略和方法永远是生命线,未来中科招商怎么玩转产业升级转型,服务于实体经济?

单祥双:创投是中科招商的初心,我们的主营业务一直围绕创投来发展,我们左手是创投,右手抓产业,产业聚焦的重点是产业转型升级。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积累的巨大产能、产业规模和产业资源,庞大存量产业不转型是没有未来的,通过转型升级可以爆发出新的增长点。有些企业有很强的一把手,很强的团队,他可能依靠自身转型升级。大多数企业不具备这些条件,需要外部给予资本支持、技术支持和人才支持,三大支持到位,企业的转型升级才能完成。这就比如一个人的健康,自医是一个方面,但是,找医生来医治也是必须的,病到一定程度是医不了自己的,必须找医生医治。

中科招商服务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平台就是产业转型基金。去年是打基础的一年,我们在广东、重庆、江西、黑龙江和深圳等六七个省市已经签订了设立产业转型升级基金的协议,政府出引导基金,基金管理公司向市场募集,这些基金的首期到账资金都是上百亿。我们专注于各省的主打产业,专注于重点产业和龙头企业集中转型升级。产业升级基金面对的是大项目和大产业的并购整合,我们希望通过产业转型升级基金推出一批世界领先的国际化龙头产业集团。

《华夏时报》:国际化一直是很多企业努力的方向,但是,人才、项目和文化背景存在很大差异,其实是很困难的,你们是怎么做国际化的?

单祥双:中科招商国际化起步比较晚,但发展非常快,我们不是拿着猎枪到国际上去打。我们先研究国外那些好项目都在哪里?首先,这些好项目在美国硅谷,那么硅谷好项目在哪?我们发现在ANGELIST平台上。我们投资了这个平台,成为这个平台的大股东之一。去年在ANGELIST这个平台线上完成投资的高科技项目就达到1000项,整个平台上注册的全球各地高科技项目达到140万项,我们一下进入国际创新能力最强的硅谷和汇聚创新项目最多的线上平台。中科招商也开始对日本、英国、以色列、欧洲和俄罗斯布局,不是点对点,而是对接当地最好的平台,在国际化领域直接切入当地最好的创投项目资源。

中科招商面对未来的布局,无非是对资本、技术和人才的三大布局。我们和100多所大学搞创大是对创新创业人才的培训,不断形成人才的优势;我们走进硅谷,投资ANGELIST无非是要获得技术端的优势;我们在各地成立的产业转型基金和高校创投基金无非是要获得资本端的优势。三大布局形成三大优势,才能支撑我们的转型升级和创新创业两大领域的爆发。

三大法宝:战略、布局和创新

《华夏时报》:中科招商取得了长足发展的基因是什么?

单祥双:战略、布局和创新是中科招商这些年来的三个关键词。中科招商投资项目不是点对点,而是对这个业务的生态和业务布局进行研究,看明白之后,开始朔源,从源头上、从生态上和从平台上进行业务布局。比如,为了做好创投,我们深入到创业者主体,我们研究后发现,未来创业者的主体在大学,高科技项目也在大学。为了与这些创业主体进行成功对接,我们开始做创业教育,创业主体对接就抓住了人才端。人才抓住了,未来好项目也就抓住了,我们的创业投资发展就会很快。国际化也不是点对点项目投资,而是直接对接ANGELIST这样的平台,建立优质项目资源和人才的通道。

《华夏时报》:未来如何玩转产业升级的战略、布局和创新?

单祥双:融产结合、三基兴业、转型升级、创新创业,这是中科招商未来业务布局的新方向。中国的产业比较分散,产业的集约度和美国相比是很低的,产业重组整合并购的空间很大。五年前我提出设基金、建基地和兴基业的三基工程模式如今慢慢被接受。政府投资基金化,国企投资基金化,甚至大型民企投资基金化,所有投资尽可能采用基金化的时候,一个理性的机构投资者时代已经到来。

三基工程首先要解决设基金的问题,设基金的广阔空间打开了。第二建基地,过去都是政府建,因为政府有钱,银行愿意贷款。现在各级政府债务压力越来越大,政府开始让市场化资金和社会化资金来建基地,PPP模式开始爆发了。兴基业就是产业的打造,过去主要靠政府招商引资。现在光靠招商引资不行了,需要创业和产业相结合,孵化、培育和整合相结合,把产业集群培育起来与引进来相结合,以市场化主体来实现区域产业转型升级和区域产业集群的重塑,已经被普遍接受。

《华夏时报》:创投机构本身业务模式的创新,未来十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单祥双: 2016年中科招商实施了三大创新,一个是互联网+,如何实现创投行业的互联网+;第二是人工智能+,如何实现创投行业的人工智能+;第三是共享经济+,如何用共享模式来重塑创投行业。只有创新才能不被市场抛弃,才能抓住机会,才会有新动能和新未来。

未来中科招商仍然坚持战略导向,布局为重,靠创新腾飞,依靠融产结合,左手是资本集团,右手是更强大的产业集群。中科招商未来推动的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集群,这个集群专注到大智能、大健康和包括新能源在内的大环保等核心领域。

投资信条:不碰烧红的烙铁

《华夏时报》:当初你是如何走上创投这条路的?

单祥双:当时我在招商证券做市场研究,发现很多好项目找不到资金,资金找不到好项目,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投融资领域的欠缺就是市场需求。我们经过研究,要搞创业投资基金,集合社会资本,因为专业人士和专业团队发现项目的能力强,对接项目的效率高。创投当时在中国还是空白,我们觉得未来会有大发展。所以,在1998年和1999年之间决定做创投。当时,成思危一直在呼吁设立创业板,时任证监会主席周小川说,创业板很快就会推出,于是,我们就一头扎到创业投资领域。

《华夏时报》:你做创业投资中遭遇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单祥双:最大的挑战是管理团队GP和投资人LP的不成熟。管理团队看中长期价值,创投本身是中长线投资,而投资人看中的是短期价值。我曾经说过一句话,不要碰烧红的烙铁。因为很多投资人都愿意看烧红的烙铁,看到眼前利益一哄而上,真正的理性投资是看中长线的利益,眼前利益只有提前布局或者曾经作为中长期利益的人才能把握。一直想把握眼前利益,永远把握不到眼前利益。

《华夏时报》:你的投资信条是什么?

单祥双:我的投资信条包括不要动烧红的烙铁。我认为,投资不是对好项目的投资,也不是对不好项目的投资,投资是对阶段成长性的投资,对趋势的投资。对趋势投资的理念是我的基本理念。我们的投资都是看三五年的趋势,甚至到十年的趋势。如果趋势不对,再好的项目投进去都在亏,可能就失败。创投一定要获取中长线价值,凡是追逐短线价值的人通常是以失败告终。

《华夏时报》:你欣赏的投资人是谁?

单祥双:巴菲特和索罗斯,我都比较欣赏。巴菲特做的是产业投资,真正的长线投资。索罗斯实际上是对趋势和机遇的把握。对趋势投资这一块,索罗斯非常强,已经上升到哲学高度。对趋势的判断需要哲学高度。

未来十年:一个新趋势拐点正在到来

《华夏时报》:作为一家老牌PE公司掌门人,你判断未来十年产业投资的趋势在哪里?

单祥双:中国产业在发生一些新变化,“脱虚向实”这是一个基本产业发展战略。国家会出台一系列相关的支持性政策和抑制性政策,就是支持经济脱虚向实,让未来搞产业的创造出比搞金融更多的价值。我不看好未来对金融行业的投资,看好对产业、创业项目和战略新兴产业的投资,这是我看到的一个趋势。

另外一个趋势是互联网+、人工智能+和共享经济+等三种技术正在重塑传统产业,成为资本追逐的新方向。我看好大智能、大健康和包括新能源在内的大环保三大领域的技术和投资,这三个领域会产生非常大的企业。

《华夏时报》:共享单车最近比较火爆,很多知名投资机构都进去了,你看好这些项目的未来吗?

单祥双:共享单车的模式本来没有那么大的市场,城市交通基础设施不支持共享单车这样任性发展,大城市人口非常密集,包括我们的交通设施,连自行车道都取消了很多,现在共享单车占车道的情况比比皆是,它实际上对交通是一个挑战和破坏,所以,我不看好。共享单车出现这么多泡沫,很多投资人可能被套进去了,可能对趋势有误判。

《华夏时报》:我们看到共享单车对传统产业进行了转型升级改造,它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自行车了,共享单车有GPS,通过手机与移动互联网相关联,变成了一个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的自行车,你怎么看待这种变化?

单祥双:传统产业的升级必须完成一个选项,实施一个动作就是大智能+,如果传统产业不实施大智能加的话,就一定会被颠覆掉。未来智能+将改变重塑所有产业,自行车现在变成了一个初期的智能自行车,自行车未来本身就是机器人,不再是自行车,可以骑、可以飞,也可以跑起来。未来不会出现共享单车的问题,可能是机器人的时代。

《华夏时报》:你认为未来机器人时代将取代移动互联网时代?

单祥双:大智能会改变现在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生产方式、消费方式和交流方式。人类的工作被机器人剥夺,这一天一定会到来,正在到来。未来可能人人一台机器人,人们从对手机的依赖转向对智能机器人的依赖,对智能机器人的依赖会远远超过手机。

智能机器人会解决你生活的一切问题,包括你的恋爱、生活、甚至人类的延续都可能通过机器人来完成,人类的很多判断思考都是通过机器人解决。这个时代已经开始了,人类正在进入机器人时代。机器人时代对人类的改变远大于前面的工业时代、信息时代和互联网时代。未来机器人可能让人类生活更美好,也可能生活得更焦虑,这种可能性都存在。

《华夏时报》:2015年新三板开板时非常火爆,定增被秒杀,包括中科招商实现了百亿定增,如今,新三板陷入冰河;无论资本还是技术都面临这样剧烈的起伏,你如何应对这种波动?

单祥双:这种变化是符合成长逻辑的,任何事物的成长都是要走几个周期的,都要经历几个春夏秋冬,这是必然的。新三板成立的时候,一度无人问津,后来一下火得厉害,现在又冷得厉害,这个是正常的,是符合成长逻辑的。未来新三板还会出现过去那种火爆的局面,新三板在通往纳斯达克这条路上,虽然走得曲折,但方向是一直不会变的。中国的创新创业需要这个市场,中国的经济和未来也需要这个市场,只是寒冬持续多久的问题。新三板对中科招商也带来一些挑战,我们要承受这种成长的烦恼,新三板成长的烦恼是所有新三板企业都要承受的。

返回顶部